最珍贵的荣誉

——记2015年省教学名师沈阳建筑大学李帼昌教授

日期:2015-08-10 13:58:00作者: 来源:

 

办公桌上有些杂乱的摆放着关于土建方面的专业书籍,电脑上的结题报告还明晰可见用批注标示的重点……我站在李老师的边上,看着她专注地做着修改批注,都没有发现身边我的到来,对待工作这样的专注认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“我是60后,是物质和精神都有些贫困的封闭年代,但我们是充满理想的一代,我们既有父辈们的英雄主义情怀,也继承了父母们艰苦奋斗、勤俭持家的光荣传统,懂得用功和努力,也懂得怀疑和批判,更懂得珍惜和感恩……”采访的刚开始,李老师就开始给我讲起了她的故事。“我的青春,正赶上祖国万花筒一般的变幻,应该说,我是幸运的,27年的讲台经历带给了我无尽的感慨与感动。1984年,我来到了当时还是建筑工学院的建大求学,学习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,毕业后辗转多年终又回到建大的怀抱,回到我梦想开始的地方。”

研究生、博士、博士后、访问学者,丰富的经历让李帼昌对生活有了更深的认识——用心做好眼前事,只有兢兢业业才能让工作和生活更加充实和富有色彩。自1988年毕业后,李帼昌就一直从事有关于结构工程的教学。2008年,她的“钢结构课程的立体化教学”研究成果通过辽宁省教育厅鉴定为达到国内先进水平,并获09年辽宁省教学成果一等奖,经国内各大建筑类高校广泛采用后,获得了业界的一致好评。以培养学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为中心,李帼昌精心编制了“钢结构设计原理”、“建筑钢结构设计”的中、英文多媒体课件,作为主编编写的《钢结构设计原理》,再版多次,印量多达3万余册,被国内多所高校采用至今。激情来自李帼昌对教师职业的执著。与其说这是一种职业激情,不如说是李帼昌对教育事业的痴情。正是这年复一年的兢兢业业,才换得如今的桃李满园,换得了她难忘的建大时光。

\

在学生培养中,李帼昌最看重的是学生的主动性,她说:“就像机器一样,如果没有人用它,即使再先进,也没任何意义。”所以每年她都会组织学生参与到他的课题和实验组,但并不是每一名同学都能坚持下来。“有的同学你只要给他课题就可以了,他会自己把它很好地完成,有的同学你得一步一步教他,更有的同学即使你安排了任务,他也不做。态度不一样,效果也就不一样。”采访的时候,正赶上有4名学生急匆匆地赶来询问李老师,假期里做实验的水泥型号及购买问题,学生一脸茫然,李老师耐心地听他们讲述完自己的困难,一一作了解释,鼓励他们放手去尝试,“对学生的指导,首先要建立在对他们的关心和了解上,要站在学生的角度多为他们着想。其次,对学生要管得‘严’。”李帼昌说,“‘严’不是批评、不是责怪,而是‘看’得紧。”在李帼昌的手机里,有大大小小10几个学生建立的微信群,人员涉及课题组、毕业生讨论组等,每天群里的学生都会对李老师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,这样方便快捷的交流,让许多难题得到了化解。

 有一次,因为不停地给学生回复信息,李老师两天没顾上给自己的女儿回一通电话,直到回到了家看见了女儿才想来。女儿嘟着小脸说:“妈妈你知道错了,我就原谅你,但是妈妈我不怪你,如果妈妈只顾我而不顾你的学生,那就不是是我的妈妈了。”一番话,让李帼昌的心里既酸涩又欣慰。微信对于李帼昌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应该是新鲜事物,但她却经常用它与学生们沟通。有一次她和学生就课题里的一个难点讨论到很晚,最后爱人终于忍不住说:“你都快50多岁的人了,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快早点休息吧!”李帼昌嘴上说着,“就好就好”,手里却继续按个不停。她知道丈夫是心疼她,但是她更能理解学生需要她的心情。

采访间隙,说起需要一张她的工作照片,她便开始搜索起她的电脑来,一个文件夹一个文件夹,一张一张地给我讲了起来......“这张,是我刚到美国的时候,那个时候觉得眼前被打开了一扇门,自己好像看到了更远的地方;这张,是我和我的研究生在国家“十二五”科技支撑计划课题的施工现场,看我们这造型,脏得都认不出来了吧;这张,是参加我们学校的“名师有约”,看我的“粉丝”还不少吧,前排都坐满了......”透过李老师的镜片,我竟依稀看见了她眼里闪动的泪光,温润透明,好似她对待学生、对待工作的心一样。

李帼昌从教27年,获奖无数,翻开她的履历表,获奖明细多达近40条,教学、科研成果更是不胜枚举。“老实说,备课要比写科研论文还辛苦,但教学是一本‘良心帐’。即使当了27年的老师,如果课前准备不充分,走上讲台我还是觉得愧对学生。对教师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责任心。”李老师语重心长地说。人们常说教师是这个世界最神圣、最无私的职业。优秀的教师令人敬仰,不仅仅因为他们教书育人、无私给予,更是因为他们能用心灵构筑起人间最美丽的风景。

采访时,我提出想为她和她的获奖证书合张影,她指了指角落里一个大大的整理箱,问我:“你确定要把它们都翻出来吗?”当我问到哪一个奖对她的影响最大,她点开电脑里的一张照片说:“这是一个无论写履历还是报职称都用不上的奖项,它也没有任何经济色彩,但这是我从教一生得到的最珍贵的一个荣誉。”那是她与一大束鲜花的合影照片,照片后面的黑板上大大的粉笔字,写道:“我最喜爱的老师,我们爱你!”